杂物柜

STKang:

Whale Shark Encounter. 在加利福尼亚湾与鲸鲨同游。Mar de Cortés, La Paz, Baja California Sur, Mexico.

温柔的大鱼,碧波里的繁星。

KayST:

西印度海牛 West Indian manatee (Trichechus manatus), Crystal River, Florida.

全球唯一一处法律允许同野生海牛近距离接触的保护区,与海牛同游是太好的经历。虽说Crystal River的海牛景观和其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密不可分,但保护区严格的管理、民众的参与也都是保证海牛种群得以快速恢复的必要条件。

很希望有朝一日中国北部湾能再现成群儒艮,让儒艮保护区不再留下连儒艮都没有的笑柄。虽然……我觉得是不可能了。

KayST:

Fox among Badgers!  

校园里安家的狐狸,今年终于看到了。

KayST:

Resplendent quetzal (Pharomachrus mocinno),凤尾绿咬鹃,危地马拉的国鸟。摄于Biotopo del Quetzal保护区。

能看到四只雄鸟一只雌鸟实在太幸运,绝对是危地马拉行最大的收获之一。

Quetzal,是“金绿色羽毛”的意思,玛雅人把quetzal看做羽蛇神的化身,在中美洲的神话中有神圣的地位和作用。同时quetzal也是危地马拉的货币名称。还有一个传说认为,自从西班牙殖民者来到中美洲,quetzal便不再鸣唱。

正好果壳上有过这么一篇:http://www.guokr.com/article/147743/ 


KayST:

广西北部湾的萌物。

有中国鲎幼体、正在蜕壳的中国鲎幼体、口虾蛄、某种海星、扁平蛛网海胆、短指和尚蟹、另一种蟹、某种壁虎、普通翠鸟……

可惜没能跟着渔民出次海,也因为台风没能上涠洲岛。想知道博物杂志会怎么写我们这次考察、怎么写鲎的现状和命运。儒艮保护区的人说,英罗有一只搁浅的中华白海豚幼体已经腐烂,却没来得及去看看。沙田的老年人说几十年前还有很多儒艮,被捕捞被食用。渔民说,现在海里所有东西都在变少。渔民说,年轻人你们想法很好但是没用的。

有些生物,再也看不到了。

KayST:

横斑林鸮,Barred owl,Strix varia。

中秋节看月饼脸。

Picnic Point, Madison, WI